-

初之心以為,她這下鐵定要和冰冷的地麵來個親密接觸了。

下一秒,她細細的腰肢卻被男人長而結實的臂膀牢牢攬住。

帶著薄荷草一樣清冽的氣息灌入鼻間,讓她著迷。

“你身體好燙……發燒了?”

盛霆燁低頭看著懷中的女人,素來高冷的眉宇多了幾絲關切。

她好瘦啊,輕飄飄的,像羽毛一樣,勾起了他的保護欲。

“與你無關!”

穩定好重心的初之心咬牙強撐著,倔強的想要從男人懷中掙脫。

離婚,就要離得乾乾脆脆,給前任一個瀟灑的背影。

她纔不想病懨懨的,讓他覺得她在賣慘呢!

初之心嘴巴雖硬,身體卻很誠實,整個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冇有。

盛霆燁直接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我送你去醫院。”

“你乾什麼……放開!”

初之心很難受,也很窘迫,不斷掙紮。

“彆忘了,我們已經離婚了……”

“冷靜期內,你依然是我盛霆燁的妻子。”

男人的聲音,篤定且強勢,根本不給初之心拒絕的機會。

眼看他們就要離開,林以柔急了。

這可不是她想要的效果。

她趕緊扶著腰,故作嬌弱的在後麵喊。

“阿燁,等等我啊,我大著肚子走路不方便……”

“待著彆動,我會讓陳平來接你。”

盛霆燁說完,又看向懷中的初之心,聲音沉沉道:“她狀態不好,我不能不管。”

聽到這裡,初之心白眼都快翻抽筋了。

這算什麼,前腳帶著懷孕小三逼離婚,後腳又來玩深情?

他以為他誰,紅茶嗎,結束了還要讓前任唇齒留香?

跟林以柔這杯綠茶還真是絕配呢!

既然如此,姐也陪你們玩兒兩把。

初之心乾脆不掙紮了,順勢摟住盛霆燁的脖子,眨巴眨巴大眼睛,百媚千嬌道:“那就謝謝你了,準前夫。”

“……”

盛霆燁臉一下子黑了,表情讓人捉摸不透。

而林以柔的臉則綠了,氣的!

到了醫院,盛霆燁掛完號,又陪著初之心做抽血檢查。

檢查結果很快出來。

“39.3,病毒感染併發細菌感染,再晚點送來,人大概就不是燙燙,而是涼涼了。”

醫生看完檢查報告,推了推眼鏡,盯著盛霆燁,板著臉教訓道:“你怎麼當人老公的,老婆都燒成這樣了,你還讓她穿得這麼少,你有心嗎?”

盛霆燁正準備開口解釋,初之心卻先他一步嚶嚶嚶道:“大夫,你彆罵我老公,雖然我嫁給他吃不飽,穿不暖,天天受他氣,他還出軌逼我離婚,但我不怪他,誰讓他長得帥呢,我都是自願的。”

盛霆燁:“???”

這女人在搞什麼,她怎麼跟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樣了?

醫生的三觀似乎也受到強烈震撼,看看盛霆燁,又看看初之心,連連感慨:現在的年輕人啊,離譜!

“打完這瓶點滴,吃完我開的藥,應該就冇什麼問題了。”

醫生兩三句說完,趕緊溜了。

病房裡,隻剩下盛霆燁和初之心兩人,氣氛一下變得微妙起來。

結婚四年,他們很少單獨相處。

盛霆燁雙手插兜,居高臨下的看著初之心:“不玩了?”

初之心尷尬的咳了兩聲:“不玩了。”

再玩,她怕她小命就交代在這裡了。

“燒這麼厲害,為什麼不打電話讓我改期?”

此刻的女人,臉蛋被燒得紅紅的,可憐巴巴的躺著,又變成了那隻冇有任何生存能力的兔子,莫名讓他有些心疼。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盛二少要離婚,改期什麼的,意義不大。”

高燒讓初之心有氣無力,她眷戀盛霆燁的溫柔,卻也知道不能沉溺。

“今天謝謝你,我冇事了,你可以走了,你的情人兒還大著肚子等你呢!”

這話,似乎讓盛霆燁清醒了幾分。

“那行,我先走了。”

這時,一道高大修長的身影走進病房。

“初老大,你說你離個婚,咋還離進醫……”

白景行吊兒郎當的聲音在發現盛霆燁這尊萬年大冰山還杵在病房時,戛然而止。

他在打量盛霆燁。

盛霆燁也在打量他。

氣氛,一下子變得微妙起來。

“你們認識?”

盛霆燁看向初之心,聲音清冷的問道。

這兩個人,一個是聲名遠揚的浪蕩公子哥,一個是安守本分的豪門少奶奶,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何時產生的交集?

“這個嘛……”

初之心有些尷尬的用手抵住額頭。

是她發簡訊讓白景行來醫院彙合的,但她冇想到這傢夥這麼快就來了。

準前夫和小鮮肉撞上了,怎麼有點……修羅場的既視感?

“豈止是認識,簡直是女神!”

白景行捧著一束金燦燦的向陽花,熱情洋溢的走向初之心,似笑非笑的朝盛霆燁道:“盛二少有所不知,當年初姐姐可是我們學校的風雲人物,追她的人多得都快排到法國,而我就是她無數仰慕者中,最忠誠的迷弟!”

“今天是她提交離婚申請的大喜之日,我這個大迷弟,肯定要第一時間道賀不是?”

白景行說完,收斂起玩世不恭的模樣,鄭重而深情的將花束遞給初之心。

“女神姐姐,這向陽花送給你,我記得這是你最喜歡的花,花語是向陽而生,逆風翻盤對不對?”

“我認為冇有什麼花,比它更適合你了!”

初之心確實很喜歡向陽花。

隻不過向陽花的花語是:入目無他人,四下皆是你。

就像她對盛霆燁的感情。

看到他第一眼的時候,她的眼裡,便再未出現過其他男人。

如今,也該看看彆處了,她總不能一輩子在他這棵歪脖子上吊死不是?

初之心欣然的接受了花束,放到鼻前聞了聞,笑顏如花的朝白景行感慨道:“這是我結婚四年來第一次收到花,真香。”

“女神喜歡就好,以後我天天給你送!”

此刻的盛霆燁,英俊的臉龐,已經冷得不能再冷了,室內的空氣似乎都跟著降了幾度。

白景行看向沉默不語的盛霆燁,勾起一抹戲謔的笑,調侃道:“盛總,小弟真心感謝你,給了我家初女神自由之身,從此海城又要多一道靚麗的傳奇了。”

盛廷燁無視白景行的存在。

這小孩兒,不過是白盛元寵溺無度的老來子,一個隻知道聲色犬馬的廢材罷了,他冇必要放在眼裡。

金燦燦的向陽花將初之心秀氣的小臉映照得格外楚楚動人。

盛霆燁看得有些晃神,輕聲道:“我竟不知道,你還喜歡向陽花?”

初之心冷笑:“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而後,又自然而然的指使著白景行:“小白,幫我把花插起來。”

“好勒!”

白景行趕緊狗腿的忙前忙後。

盛霆燁見狀,心中又開始煩躁。

這倆人,到底什麼關係?

一向以桀驁不馴聞名的白家小六爺,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怎麼在初之心麵前,跟個舔狗似的?

“盛二少,還有事情?”

初之心禮貌而又不失微笑的看著盛廷燁。

言下之意,你咋還不走?

盛霆燁臉色更難看了,沉沉道:“我再提醒你一句,冷靜期內,你依然是有夫之婦,注意分寸。”

“明白,反正不會像盛二少一樣,搞出人命。”

盛廷燁差點冇被初之心氣死。

但他冇再反駁什麼,冷冰冰的離開了。

他前腳一走,白景行後腳就憋不住開始爆笑。

“哈哈哈哈!”

“初老大,看到冇,看到冇,他那臉色,太臭了!”

“我發誓,我這四年,在無數場合見過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他那張冰山麵癱臉露出不一樣的表情,實在是太搞笑了!”

“初老大,還是你更會,直接給那傢夥懟得落荒而逃,痛快啊,哈哈哈哈!”

初之心並冇有覺得痛快,反而心裡澀澀的。

畢竟是她愛了四年的男人,她從未想過,有一天他們會鬨到這種地步。

“好了,彆笑了,我要的東西呢,給我。”

初之心強打起精神,朝白景行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笑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嬌妻你彆溜,大佬嬌妻你彆溜最新章節,大佬嬌妻你彆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