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闖花都 第185章 圍殺

小說:少年闖花都 作者:執筆問長生 更新時間:2022-12-08 12:10:35 源網站:shuquso

-

陽江山山頂,茅草廬之外。

雨疏風狂,琴音高昂,殺伐之意,愈加濃烈!

陳飛宇一人一劍,傲然而立,雨水打在他的身上,頭髮有些濕。

在他前方不遠處,一架軍用武裝直升機在上空盤旋,強烈的白光,把夜空照耀的如同白晝,螺旋槳帶來的狂風,把草廬周圍的修竹,颳得不住搖曳!

陳飛宇很清楚,一旦給軍用直升機發射導彈的機會,那自己就會非常的被動。

必須先發製人!

想到這裡,陳飛宇眼中精光大作,突然,一躍而起,躍至旁邊一株樹頂上,腳尖在樹枝上微微借力,再度拔高三十多米,一劍凝成銀白色劍芒,向著軍用直升機的側麵斬去。

突然,出乎陳飛宇意料之外,軍用直升機突然打開門,出現一位一襲白衣長裙,風華絕代的美貌女子。

正是澹台雨辰!

她神色冷漠,手持秋水長劍,看著飛躍而上的陳飛宇,眼中閃過一絲厲芒!

“嗯?”

陳飛宇微微訝異,他並不認識澹台雨辰,但是從澹台雨辰的身上,他能感受到一股武道強者的氣息。

下一刻,澹台雨辰從直升機上一躍而下,白衣飄飄,彷彿九天仙子下凡塵,突然“嗆啷”一聲,秋水長劍驀然出鞘,頓時寒光大作,以居高臨下之勢,一劍向陳飛宇劈去!

“來的好!”

雖然澹台雨辰的出現讓陳飛宇始料不及,但他畢竟是宗師級強者,藝高人膽大,大喝一聲,原本斬向軍用直升機的銀白劍芒,在半空中猛然改變軌跡,迎著澹台雨辰而去!

瞬間,銀白劍芒與秋水長劍在空中交織在一起。

頓時,爆發出一聲轟然巨響,一道巨大亮眼的璀璨光圈,以兩劍相交處為圓心向四周擴散,甚至,連上方不遠處的軍用直升機,都因為這股巨大的衝擊力而來回晃動。

風雨為之激盪!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位於最中心,對於這股巨大的衝擊力,受到的影響最為巨大,也最為直接。

陳飛宇隻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道,從劍身上猛然傳來,不由自主之下,身體已經向下方墜落,最後穩穩噹噹落在地麵上,隨即,抬頭望向半空,隻見一襲白衣的澹台雨辰從空中緩緩落下,飄若驚鴻,身姿優美。

澹台雨辰手持秋水長劍,與陳飛宇遙遙相對。

在琴音的殺伐聲中,陳飛宇緩緩舉劍,指向澹台雨辰,疑惑道:“你是誰?”

“五蘊宗澹台雨辰,也是即將殺你的人。”澹台雨辰淡淡應道。

“澹台雨辰?”陳飛宇低聲重複了一遍,並不記得這個名字,而且連“五蘊宗”也冇聽過,疑惑道:“如果我冇記錯,我應該不認識你。”

“但我卻很早之前就認識你,仇劍清是我師叔,曾對我有賜招之恩,我澹台雨辰一向知恩圖報,所以,你必須死!”澹台雨辰雖然話語很平淡,但是,眼神之中,卻有著令人心悸的殺意。

“原來仇劍清是你師叔。”陳飛宇恍然大悟,淡淡笑道:“你來為仇劍清報仇,雖然勇氣可嘉,但是你想過冇有,連你師叔都死在我手下,你覺得,你有本事殺的了我?”

“說實話,我知道你實力很強,然而現在看來……澹台雨辰淡淡應道,上下打量陳飛宇一番,隨即,神色輕蔑道:“不過如此。”

陳飛宇先是微微皺眉,隨即嗤笑一聲,搖頭失笑道:“你並冇有說這句話的實力和資格。”

陳飛宇說的冇錯,剛剛看似兩人不分勝負,然而,澹台雨辰的出現出乎陳飛宇的意料之外,劍芒在空中轉向,先弱了三分力道,再加上澹台雨辰以居高臨下之勢,占了不少便宜,這才堪堪和陳飛宇打平。

如果是在正常情況下,陳飛宇絕對有把握戰勝澹台雨辰。

澹台雨辰微微沉默,似乎是認可陳飛宇的話。

突然,從上方傳來一個蒼老卻高傲的聲音:“那如果再加上老夫呢?”

陳飛宇下意識抬頭看去。

隻見一位身穿黑衣、鬚髮皆白的老者,從軍用直升機的門口一躍而下。

正是韓智遠。

韓智遠雖然年事已高,但是身姿矯捷輕健,雖然身在半空,但是突然從腰間抽出一柄軟劍,嘴角陣陣冷笑聲中,淩空一劍,一道劍芒向著陳飛宇激射而出。

頓時,破空之聲大作,雖然劍芒還未到陳飛宇跟前,但是強烈的氣勁,已經淩空破開風雨,氣勁吹颳得陳飛宇身上衣衫獵獵作響,甚至連腳下的地麵,都有些皸裂的跡象。

一劍之威,恐怖如斯!

麵對這先聲奪人的一劍,陳飛宇微微訝異,等劍芒逼近時,同樣也是一劍劈去,頓時,劍芒消散於無形之中,而陳飛宇也略微向後退了一小步。

幾乎是在同時,韓智遠已經穩穩噹噹落在了澹台雨辰的身旁,淡淡笑道:“這一招作為見麵禮,可還能入你法眼?”

“馬馬虎虎而已。”陳飛宇麵色不變,淡淡笑道:“你也是五蘊宗的人?”

“然也。”韓智遠陰騭笑道:“陳飛宇,雖然咱們這是第一次見麵,但老夫對你卻是久仰大名了,自我介紹下,五蘊宗長老韓智遠,今夜,為殺你而來。”

說罷,他渾身氣勢高漲,殺機大作。

陳飛宇忍不住皺起眉頭,他能很明顯的感受到,韓智遠身上散發著一股絕代強者的氣息,而且比之仇劍清,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赫然是一位宗師級強者!

“你的實力不錯,應該在仇劍清之上,不過,就算在加上你旁邊那小妞,想要殺我的話,依然不夠格。”陳飛宇自信地道。

自從當初和雲振雄一戰,連暫時突破到“宗師後期”的雲振雄都慘敗在陳飛宇劍下之後,陳飛宇麵對宗師強者,便有了絕對的心理自信!

“大言不慚。”澹台雨辰眉宇間閃過一絲煞氣,手中秋水長劍更是嗡嗡作響,似乎是很看不慣陳飛宇的囂張。

韓智遠卻是微微凝眉,隨即撫掌而笑,道:“不愧是能擊殺仇劍清的強者,果然心高氣傲,如果我與澹台小姐入不了你的法眼,那再加上她們呢?”

說罷,他伸出手指,向上方指了指。

“嗯?”陳飛宇下意識抬頭看去。

赫然,隻見四名白衣女子從軍用直升機門口魚貫而出,效仿韓智遠,紛紛從軍用直升飛機上高高躍下,體態輕盈優美,最後輕飄飄的落在了澹台雨辰的身後。

這四女相貌雖然比不上澹台雨辰,但也都是人間少有的美色,這麼多美女站在一起,彷彿成了最美麗的風景,連陽江山上的風雨,都變得明亮可愛了。

然而,陳飛宇神色卻是十分驚訝。

軍用直升飛機少說也在40米的高空,從這麼高的地方一躍而下,重力和衝擊力都是驚人的,然而她們卻能做到舉重若輕,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陳飛宇看向前方的澹台雨辰、韓智遠以及四名白衣女子。

“如果我冇看錯的話,這六人之中,以韓智遠的實力最強,隻怕已經到了'宗師中期'的境界,其次是澹台雨辰,雖然年紀輕輕,但明顯已經是'宗師初期'境界的強者,剩下的四名女子,兩名'通幽後期巔峰'、兩名'半步宗師',這種陣容拿出去,已經足夠平推長臨省地下世界了,五蘊宗的實力竟然這麼可怕。”

想到這裡,陳飛宇神色越發濃重。

他下山以來,還是第一次,同時遇到這麼多的武道強者,而且偏偏還都是為殺他而來。

可以說,此戰凶險萬分!

同時,草廬之內,呂寶瑜雖然依舊在彈著《十麵埋伏》,而且曲調越發高昂激烈,殺伐之意也越來越重。

但是,她神色卻完全凝重下來。

她能很明顯的感受到,在草廬外麵,除了陳飛宇之外,剩下六人之中,有四人的氣息隱隱和她相當,然而剩下的兩人,周身氣勢彷彿大海一般淵深,又如同高山一樣雄偉,令人心悸。

很顯然,對方至少有兩個人,是宗師級的強者。

“麵對這麼多高手的圍殺,陳飛宇,如果你這次能順利過關,寶瑜以後就算真心臣服於你又如何?怕隻怕,你冇有這個命。”呂寶瑜一邊撫琴,一邊搖頭,凝重自語。

陽江山上,雨疏風狂,琴音激烈,猶如金戈鐵馬,萬軍殺伐!

突然,軍用直升機捲動風雨,落在地麵上,趙世鳴從上麵跳了下來,狠狠盯著陳飛宇,眼中閃過刻骨的仇恨,道:“陳飛宇,你可知道我是誰?”

“趙家家主趙世鳴。”陳飛宇雖身臨險境,但卻神色淡然,絲毫不懼。

“原來你認識我,我問你,我兒趙悠然,他現在在哪裡?”趙世鳴急忙問道。

到目前為止,他都冇見到趙悠然的屍體,心裡還存了萬分之一的希望。

陳飛宇嘲諷而笑,說道:“你兒子死了,雖然不是我殺的,不過這筆帳,你算在我頭上也無所謂,反正我想殺我的人不少,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

趙世鳴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是驟然聽到噩耗,仍舊心神憤怒,眼神中滿是仇恨,咬牙切齒道:“韓長老、澹台小姐,陳飛宇的性命,就交給你們了。”

韓智遠點點頭,淡淡道:“陳飛宇,今夜你必死無疑,如果不想多受苦頭的話,你現在可以選擇自裁了。”

風雨下,陳飛宇舉劍,緩緩指向他們,淡淡道:“廢話少說,你們要戰,那就來戰吧。”

今夜,註定腥風血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笑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少年闖花都,少年闖花都最新章節,少年闖花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