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闖花都 第468章 作弊

小說:少年闖花都 作者:執筆問長生 更新時間:2022-12-08 12:10:35 源網站:shuquso

-

茶館內,陳飛宇和元禮妃的談話還在繼續。

麵對陳飛宇提出的問題,元禮妃眼眸中閃過一絲興趣,道:“當然可以,不過,你又要如何讓我在極短時間內,能夠大賺一筆呢?事先說好,我的野心可是很大的,如果隻能賺幾百萬華夏幣的話,那對我來說,絕對稱不上‘大賺一筆’。”

“我喜歡有野心的女人,因為對自己的胃口。”陳飛宇打了個響指。

元禮妃聽陳飛宇說的曖昧,臉色微微有些紅潤。

陳飛宇喝了口茶,輕笑道:“雖然卓翔宇隻是一個蒼蠅,但他的話卻提醒了我,明天我和孫長東的第三場比賽,你可以押注在我身上,有多少錢就可以壓多少錢,1∶4。5的賠率,如果押注1千萬華夏幣,那你就能到手4500萬,當然,最後你能贏多少,端看你有多大的魄力。”

元禮妃想不到陳飛宇說的,竟然是這種方法,笑道:“看來你很有信心能贏孫長東。”

“百分百的信心。”

“萬一你要是輸了呢,那我豈不是虧大了?”元禮妃雖然也對陳飛宇有信心,但她是個把理性放在感性前麵的女人,不會僅僅因為對陳飛宇有信心,就不顧一切的進行押注。

陳飛宇自信地道:“如果我輸了,最後你賠進去多少錢,我都雙倍還給你。”

“聽起來我穩賺不虧。”元禮妃怦然心動,掩嘴笑道:“看來不管怎麼樣,我都能趁著這場東風大賺一筆了,好,我答應跟你賭了,不過我可得提前說好,我這次準備押注5億華夏幣,到時候,如果你輸了,可要賠給我10億。”

這5億華夏幣,已經是她7成的財產了,既然決心要賭,那就賭一把大的!

“還真是大手筆。”陳飛宇心中驚歎,縱然得到了他旱澇保收的承諾,但是元禮妃出手就是5億,還是讓他刮目相看,想不到元禮妃柔媚的外表下,內心竟然這麼有魄力。

他心中不由更加欣賞,舉起手中茶杯,笑道:“很快,你就會為現在的決定感到慶幸,我以茶代酒,提前恭喜你大賺一筆,同時提前恭賀我,能得到禮妃這樣芳名遠播的商界奇女子相助。”

“那禮妃就祝願陳先生能旗開得勝嘍。”元禮妃端起麵前茶杯,輕輕呡了口紅茶,隻覺得唇齒留香。

接著,她帶上墨鏡離去了,準備去調動資金押注陳飛宇,既然決定了,那就得儘快行動。

“真是個有魅力的女人。”陳飛宇看著元禮妃嫋嫋婷婷的背影,神色讚賞,嘴角也掛起了笑意。

下午,孫家彆墅。

當孫長東沉浸在明天即將徹底戰勝陳飛宇的興奮狀態中時,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突然登門拜訪。

“裴大少,想不到您竟然會光臨寒舍,孫某人有失遠迎。”

當孫長東看到裴楓的時候,心中充滿了驚訝,寒暄了兩句後,連忙把他迎到了客廳,並且讓人泡了兩杯上好的碧螺春。

孫長東心裡清楚,在這個時間點,裴楓前來找他,最大的可能,不,應該說唯一的可能,那就是和陳飛宇的最後一場比試有關。

“孫先生,我開門見山,我這次來找你是想知道,明天你和陳飛宇的比試,有多少勝算?”裴楓坐在沙發上,雖然年紀比孫長東小好多歲,但氣場卻很強大,彷彿他纔是整間屋子的主人一樣。

孫長東微微沉吟,隨後,自信地道:“我不知道陳飛宇繪畫技巧有多高超,不過,以我的本事來說,我有八成的把握,能夠贏下陳飛宇!”

在他看來,有八成把握已經相當高了。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裴楓聽到他自信的話語後,反而皺起了眉頭,道:“隻有八成勝算?太低了。”

“啊?”孫長東差點把嘴裡的茶水給噴出來,難以置信地道:“裴少,八成勝率還低啊?”

“當然,我要的是百分百的勝算!”裴楓搖頭道:“更何況,孫子兵法有雲,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我實在很費解,在你不瞭解陳飛宇實力的情況下,你這八成勝算又是怎麼估算出來了,莫非,是夢裡有神仙告訴你的?”

“是,我的確不瞭解陳飛宇的實力,但我在書畫一道,已經不下10年的刻骨鑽研,彆說在玉雲省,就算是在整個華夏,我自信以我的繪畫水平,也能夠排的上號,陳飛宇年紀輕輕,我可不信他能夠勝過我。”孫長東心裡不服氣,也就是裴楓背景強大,要是現在換個人坐在他對麵訓斥他,他早就喊來保安轟走了。

裴楓斜眼覷了他一眼,道:“我記得,在賭石比賽開始前,你也是這麼有自信。”

這句話一針見血,直接刺中了孫長東的弱點。

孫長東張張嘴,說不出話來了,第一場比賽,他輸的實在是無話可說。

裴楓端起茶杯,輕輕品了一口,眼中有讚賞之色,還好,這杯碧螺春雋永留香,比和孫長東說話舒服多了。

片刻後,孫長東才道:“我承認,第一場比試的確小看了陳飛宇,可第二場比試,我不是同樣贏了嗎?”

“那你可知道,昨晚在玉龍山,陳飛宇為什麼會突然離去?”裴楓語氣平淡,繼續品著香茗。

“不知道,應該是害怕玉龍山危險的路況吧。”孫長東乾笑了兩聲,除了這個原因外,他實在找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釋了。

裴楓翻翻白眼,順手放下茶杯,道:“陳飛宇堂堂宗師後期強者,可上天入地、禦氣殺人,區區玉龍山盤山公路,就算路況再險峻十倍,對陳飛宇來說,也是如履平地,你竟然認為陳飛宇會因為害怕而臨陣脫逃,我現在對你口中的‘八成’勝算,越來越持懷疑態度了。”

孫長東驚呼一聲,徹底說不出話了,是啊,一位宗師後期強者,又怎麼會臨陣脫逃?

他突然覺得,自己原先的想法,有些太天真了。

想到這裡,他額頭出現了一層冷汗。

裴楓見孫長東終於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這才滿意地點點頭,道:“明天的繪畫比試,評委都有誰?”

繪畫和賭石、賽車不同,後兩者的勝負可以明顯看出來,但繪畫必須得有專家品鑒才能分出勝負,所以裴楓相信,孫長東絕對找了評委。

孫長東點點頭,擦了下額頭冷汗,道:“評委一共有三位,分彆是永古市書畫協會中的會長,以及兩位副會長。”

“走吧,帶我去見他們。”裴楓突然站了起來,淡淡道:“我會把他們都給收買了,不管最後結果如何,他們都會判你獲勝,另外,明天我還會找一些托混在人群中為你造勢,到時候,從觀眾到裁判,統統都是我們的人,陳飛宇還怎麼跟我鬥?”

孫長東驚呼一聲,滕地一下站了起來,震驚道:“收買他們?可是……可是那三位,可都是永古市書畫界德高望重的前輩,不為五鬥米折腰的。”

孫長東心裡糾結,不管怎麼說,他多多少少都有些文人的風骨,通過作弊的手段,就算獲勝了也勝之不武。

裴楓笑著搖搖頭,自通道:“這世上冇有金錢收買不了的人,如果有,那就是錢不夠,走吧,帶我去見他們。”

孫長東無奈,隻好帶著裴楓前去。

第二天,中午,太陽高懸。

永古市博物館作為永古市地標性建築,也是永古市最具有文化氛圍的地方之一,此刻,在博物館前方偌大的廣場上人滿為患。

陳飛宇和孫長東的第三場比試,同時也是最後一場比試,將於此地、此時進行,可謂是萬眾矚目。

在場的除了玉雲省一眾上流社會人士外,還有很多圍觀的路人,而這些路人中,一大部分都是裴楓找來的托,專門用來為孫長東造勢,而理所當然的,這些路人紛紛拉著抵製陳飛宇的橫幅,例如“陳飛宇必敗”、“陳飛宇滾回玉雲省”等等字樣。

在廣場最中央,眾人空出來一大塊空地,從昨晚開始,孫長東便派人在這裡佈置繪畫比賽需要的東西,筆墨紙硯以及各色繪畫所需要的燃料應有儘有。

而在空地最麵前,擺放著四張黑色座椅,三位氣度儒雅的老者以及孫長東坐在其中。

這三位老者,便是孫長東請的評委,分彆是永古市書畫協會的會長以及兩位副會長,在永古市文化界有不小的名望,當然,這三位評委在裴楓的重金麵前,無一例外被收買了,以確保比賽結果孫長東獲勝!

而孫長東雖坐在椅子的邊緣,可他卻是無數目光的焦點。

經過昨晚近兩個小時的思考,他已經想通了,隻要能贏下陳飛宇,為孫家,以及為他自己贏得巨大的名望,就算作弊又如何?畢竟,文人所謂的風骨又不能當飯吃,隻有到手的利益,纔是最實在的!

想到這裡,孫長東悄然握緊了拳頭,向周圍各種各樣抵製陳飛宇的橫幅看去,忍不住笑了起來。

正如裴楓所說,這場比賽,從觀眾到裁判,全都是他們的人,不管怎麼看,陳飛宇都輸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笑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少年闖花都,少年闖花都最新章節,少年闖花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