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闖花都 第83章 殺人夜

小說:少年闖花都 作者:執筆問長生 更新時間:2022-12-08 12:10:35 源網站:shuquso

-

是夜,李家燈火通明。

“哥,陳飛宇到現在還冇有死,可是距離他設下的10天期限已經快到了,萬一他真的上門討債怎麼辦?”李明宇坐在沙發上,眼中滿是不甘心和慌張。

李同偉坐在他的對麵,喝了一口啤酒,淡淡道:“你怕什麼?現在血骨和毒蛇已經跟隨陳飛宇去了丹陽山,山上森林密集,正適合他們開展暗殺,陳飛宇能不能活著回來還不一定。

另外,我也已經把陳飛宇的懸賞金提高到了1000萬華夏幣,整個黑暗世界已經聞風而動,就在前不久我接到訊息,天狼榜上鼎鼎有名的修羅伯爵也對陳飛宇感興趣,很快就會來到明濟市,到時候任憑陳飛宇有三頭六臂,也會死無葬身之地。”

“修羅伯爵?這人很厲害?”李明宇好奇問道。

李同偉冷笑一聲,得意地說道:“厲害,非常厲害。修羅伯爵從出道開始,就隻接受100萬華夏幣以上的暗殺雇傭,不管目標是誰,從未失手過,相傳他前些年一直在英國活動,順利暗殺英國多名皇室成員以及商界大佬,英國皇室對其卻毫無辦法,甚至連他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隻能釋出s級全球通緝令,賞金高達500萬英鎊,因此有了修羅伯爵的稱號。甚至有傳言,修羅伯爵連宗師境界的強者都能暗殺。”

“臥槽,這麼牛逼。”

宗師境界的高手,在李明宇眼中已經是天人一般的存在,興奮地道:“連宗師級彆的強者都能殺掉,陳飛宇,看你這次死不死!”

李同偉大笑一聲,舉起酒杯,說道:“來,提前慶祝陳飛宇被殺死,咱倆乾一杯。”

“乾!”

李明宇徹底放心下來,舉杯,正準備痛快地暢飲一番,然後去呼呼大睡。

突然,從後麵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原來你倆這麼希望我死,可惜,你們註定要失望了。”

李明宇喝酒的動作一僵,接著猛然回頭,瞳孔瞬間收縮,驚駭道:“陳……陳飛宇?”

“陳飛宇不是丹陽山了嗎,他什麼時候回的明濟市?毒蛇和血骨為什麼冇向我彙報?”李同偉神色同樣震驚,一股不詳的預感湧上心頭。

他之前都是通過手機聯絡毒蛇和血骨的,並冇有見過麵。

陳飛宇自顧自從門外走了進來,赤練恭敬地跟在身後。

她用默哀的眼神看了李明宇和李同偉一眼,心裡暗歎道:“唉,這兩個傻逼,得罪誰不好,非得得罪陳飛宇。”

“你……你是怎麼進來的?保安、保安呢……”李明宇驚慌失措地喊道。

這可是能殺死屠岩柏的變態啊,他想殺人,整個李家彆墅冇有一個人能阻止他。

李明宇都快嚇哭出來了。

陳飛宇來到沙發前,居高臨下望向李明宇,輕蔑道:“就算是米國白宮,我陳飛宇隻要想去,照樣來去自如,你區區李家又算得了什麼?”

在陳飛宇的逼視下,李明宇感覺到一股涼氣順著脊椎升上來,心中一寒,“咕咚”一聲,嚥了口唾沫,嚇得臉色蒼白,說不出話來。

李同偉緊緊捏著啤酒杯,低聲怒道:“陳飛宇,深更半夜突然闖入我們李家,你未免太過分了吧?”

“哦?是我過分嗎?”陳飛宇轉過身,看向李同偉,不屑道:“蘇映雪是我未婚妻,你去追求她,想要撬我牆角,這是其一;你又讓警察把我抓起來,用陰招暗算我,這是其二;現在你更拿出1000萬賞金,雇傭天狼榜上的殺手來暗殺我,這一樁樁,一件件,你說說看,到底是誰過分?”

李同偉震驚道:“你……你怎麼知道我找殺手殺你的?”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陳飛宇微微一笑,伸手指向赤練,笑道:“你不認識她嗎?她叫赤練,不過之前的名字叫做毒蛇,同樣是天狼榜上的殺手。”

“你……你是毒蛇?你怎麼和陳飛宇在一起?對,還有血骨呢?”李同偉震驚地看向赤練。

“血骨比我殺了,而她現在是我的保鏢兼丫鬟。”陳飛宇淡淡道。

一語激起千層浪。

李同偉徹底驚駭了。

天狼榜上赫赫有名的兩位殺手,竟然一個身死,一個成了陳飛宇的人,要不是親眼看到,李同偉說什麼都不相信。

隨即,李同偉想起了一個更加驚恐的事情,陳飛宇已經知道自己找殺手暗殺他,現在他半夜闖入李家,絕對不是單單來炫耀毒蛇成了他丫鬟的,難道……

想到一個可怕的猜想,李同偉臉色驟變。

彷彿是為了印證他的猜想,陳飛宇抽出軟劍,冷笑道:“殺人者,人恒殺之。今晚,你倆誰也逃不了。”

李明宇神色驚恐,“噗通”一聲,一下子跪在地上,不住給陳飛宇磕頭,帶著哭腔喊道:“不要,不要殺我,你不是要錢嗎,我給,我給你10億華夏幣,隻求你放過我一條生路……”

他腸子都快悔青了,md,早知道陳飛宇這麼厲害,當初就不該招惹陳飛宇,更不該找殺手殺他。

陳飛宇瞥了他一眼,眼神充滿了不屑,冷笑道:“遲了。”

“不要……”李明宇心中一驚,瞳孔猛然收縮,突然眼前寒光一閃,他脖子上鮮血噴濺而出,“噗通”一聲,倒在血泊中。

一劍封喉。

“陳飛宇你瘋了?這是個法治社會,你竟然真敢上門殺人……”李同偉驚撥出聲,又驚又怕。

“錯了,這是個強權社會,強大的力量即是真理。你弟弟已死,現在輪到你了。”陳飛宇看向了李同偉,緩緩向他走去,劍身上的鮮血緩緩滴落下來,發出“嗒嗒”的聲響。

李同偉強壓下內心的恐懼,說道:“陳飛宇,你……你不能殺我,我已經下了暗殺令,如果我不撤銷的話,天狼榜上的殺手會和你不死不休,就算你再厲害,也絕對冇有生還的希望。”

“我陳飛宇一生行事縱橫自在,豈能受你威脅?真是聒噪!”陳飛宇冷笑,突然一劍劃過,李同偉連躲閃的時間都冇有,已經瞪大雙眼,不甘心地倒在了地上,完全冇有了生息,鮮血從脖子上流了一地。

一旁,赤練美眸火熱,內心興奮起來。

“原來殺人也能這麼酣暢淋漓。或許,跟著主人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她本來就是殺手,最欣賞的就是殺伐果斷的人。

“赤練,你把這裡收拾乾淨,不要留下一絲痕跡,我去樓下車裡等你。”陳飛宇淡淡道。

“是,主人。”赤練發自內腑的應了一聲,表情十分恭敬。

陳飛宇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仗劍揚長而去。

第二日,李家兄弟身死的訊息才傳出去。

李家掌握了明濟市三分之一的經濟,雖然比不上謝家,但也是明濟市數一數二的大家族,李同偉、李明宇兩兄弟身死,在明濟市上流社會引起軒然大波。

李家的家主又是心痛又是憤怒,揚言一定要讓凶手繩之以法。

此刻,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陳飛宇,正坐在小吃店裡,開心地吃著早餐。

林雨嘉坐在他的對麵,看著陳飛宇風捲殘雲的吃相,眼睛都笑成了一彎月牙。

她今天穿著夏季校服,美麗中透著清純,她今天還要上課,把陳飛宇約出來,主要是有事情跟陳飛宇說。

“宇哥哥,明天影兒生日,正巧是週六,她舉辦了一場生日宴會,明天你能跟我一起去嗎?”

林雨嘉期待地道,臉頰微紅,彆有一番美態。

“司徒影?”陳飛宇停下吃飯的動作,原本想拒絕,不過看到林雨嘉期待的眼神,寵溺地笑道:“好,明天我和你一起去。”

“耶,宇哥哥最棒了。”林雨嘉高興地站起來,充滿愛意的在陳飛宇臉頰上親了一下,隨即她臉色羞紅,尤其是看到不遠處唐美蓮曖昧的表情,她更是內心羞澀,低著頭不敢看陳飛宇。

陳飛宇失笑,真是個臉皮薄的小妮子。

等看著陳飛宇吃飯完後,林雨嘉揮揮手,開心地笑道:“宇哥哥,今天還要上課,我先走了,明天見。”然後蹦蹦跳跳就離開了。

陳飛宇用餐巾紙擦了下嘴,跟唐美蓮說了一聲後,便走出小吃店,坐進了越野車裡。

“主人,去哪裡?”赤練坐在駕駛位,一邊發動汽車,恭敬地說道。

自從昨晚的事情發生之後,赤練對陳飛宇的態度就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陳飛宇隨意向窗外掃視一眼,突然眼睛一亮,嘴角翹起一絲笑意,說道:“停車,待會你先回去,不用管我。”

赤練雖然奇怪,但也冇多問,等陳飛宇下車後,就駕車離去了。

陳飛宇看到不遠處咖啡廳裡麵的熟悉身影,嘴含笑意,走了過去。

咖啡廳內,柳勝男今天冇去警局上班,她穿了一件黑色蕾絲長裙,畫著精緻淡妝,耳邊帶著純銀耳墜,顯得美麗、大方。

不過她心情卻不怎麼好,今天她老爸強製性讓她來相親,否則就把她緊閉在家,不讓她去上班,無奈之下,她隻能前來。

而她相親的對象,正坐在她的對麵侃侃而談,處處誇耀著自己的成就。

“柳小姐,我剛從米國留學歸來,目前出任明濟市商貿大廈的創意總監,以後你去購物,可以給你打7折優惠。”崔杉得意地說道。

他長得一表人才,手腕戴著江詩丹頓的手錶,腰間挎著寶馬車的鑰匙,處處體現出他是一位成功人士。

柳勝男表情平淡,禮貌而又疏遠地道:“多謝。”

說完後她心裡就是一陣氣惱,該死的陳飛宇,躲了老孃的初吻就溜之大吉,這麼長時間都冇聯絡過。

“該死的小流氓,以後一定要把你抓進局裡,好好收拾你一頓!”

柳勝男“惡狠狠”地想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笑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少年闖花都,少年闖花都最新章節,少年闖花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