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建亮嚇的麵色蠟黃:“不,不,怎麼會是這樣,怎麼會這樣?”

警察可不跟人開玩笑:“我已經聽出了事情的大概!

你們潘家是有一個兒子。

當年你們從外地抱過來的,但是冇有領養手續,對嗎?

不僅冇有領養手續,你們還不疼愛抱回來的這個兒子,似乎,聽你們的鄰居所欲言,你們有虐童現象?

竟然把你們抱養來的兒子,虐死了?”

潘建亮連連後退:“不,不是這樣的,您聽我說,您聽我說啊,不是這樣的,我們的兒子冇死,他,他就在我們眼前啊。”

“鳴鳴,你說句話啊,你是我們的兒子,我們從小把你養大的,我的兒啊。”這一刻,潘建亮恨不能給潘優鳴下跪。

而潘優鳴,卻滿眼含淚。

是該訣彆了。

從此,真的要和潘家人告彆了。

這一家子吸血鬼!

吸血鬼!

從小到大,他冇感受過半點的家庭溫暖,唯一最為刻骨銘心的感受,就是潘家人集體吸他的血!

一邊吸他的血,一邊打壓他。

潘優鳴長長噓出一口氣,語氣淡然中帶著一點蒼涼:“不好意思潘老先生,我知道您思念兒子的心情,但是很遺憾的告訴你們,我不是你們的兒子,我隻是和你們的兒子長得有點像。

僅此而已。

我的父親叫傅正雄。

我的哥哥叫傅少欽。

他們是南城傅氏集團的老少兩代總裁。

而我的確有養父母,我的養父母早就已經去世了,他們是加星島的島主。

我從小家庭優渥,我也從來冇有在小縣城生活過。

我養父母給我起的名字叫:潘昊暘。

我不是你們的兒子潘優鳴,我叫,潘昊暘。”

他擲地有聲說著。

腦海裡也突然回想了一個聲音:“好樣的,你是好樣的,我們是共存的,你不虧是我的好弟弟。”

潘優鳴知道,那道聲音,就是真正昊暘的聲音。

整個傅家,以及那個死去的潘昊暘,都在幫助他,都極力的給他創造新生的機會。

他要脫離潘家。

必須脫離潘家!

儘管,他的心裡也有酸楚,也有那麼一秒鐘覺得這樣太殘忍。

可是,如果他潘優鳴這個時候不殘忍,那麼潘家人喝他血的時候,會更殘忍。

不僅殘忍,如果此時不徹底擺脫潘家人,今後潘家人有極大的可能,會來叨擾南城傅家,不僅騷擾,他們還要到處宣揚,我們和傅家是親家。

我們和南城傅家是親戚關係。

到那時候,說不定潘家人狗仗人勢的行為,會更加變本加厲。

到那時候,說不定還有更多人的,受潘家人的欺淩。

所以,這個時候,既然機會來了。既然有了能終生擺脫潘家的機會,潘優鳴就必須當斷則斷!

絕不手軟!

他無比淡然的看著潘建亮和潘建亮的妻子。

妻子已經麵如死灰了。

其實,整個潘家,也隻有養母是稍微疼她那麼一丟丟的,但是養母最終還是和養父姐姐一條心,對潘優鳴橫加迫害。

這一時刻,潘建亮的妻子無比後悔。

為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笑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免費小說筆趣閣,沈湘傅少欽免費小說筆趣閣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免費小說筆趣閣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