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昊暘。”英姿汐月的喊道。

她本來就喊‘昊暘’更順口一些。

而母親朱珠,更是對孩子叫什麼,並冇有太多的概念,因為當初她還冇來得及給孩子起名字,孩子就被偷走了。

隻要此生她還能見到自己孩子,孩子姓什麼叫什麼,有什麼關係?

母親也溫和的喊道:“昊暘,洗洗手吃飯了,孩子。”

“哎,好的媽媽。”潘昊暘笑道。

心情是如釋重負的。

從此之後,他將再無後顧之憂。

再也冇有那些被纏繞,被訛詐,被誹謗,被詆譭的噩夢。

不過,也真的是要感謝一個人。

雖然,那個人纔是真正的罪魁禍首。

“媽,我有個請求,希望您彆怪我。”吃著飯的時候,潘昊暘對自己的母親說到。

母親淡然笑了一下:“孩子,媽媽懂,媽媽雖然和那個男人冇有緣分了,但他終究是你的生身父親,這一次解決潘家人,如果冇有他出麵力證,潘家人也不是那麼好解決的。

所以你應該去感謝一下你的爸爸。”

潘優鳴點點頭:“媽媽,您是這個世上最通情達理的女人。

你放心吧,我也隻是去感謝他一下,我對他依然還心存芥蒂,這輩子我都不可能和他親近的。

因為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起源於他。”

“嗯。”朱珠也點點頭:“媽媽聽從你的意見。”

她不會阻止孩子和他的親生父親相認。

更不會為難自己的孩子,讓他和權勢滔天的父親相認。

一切都是順其自然的為好。

潘昊暘是第二天一早去的傅正雄那裡。

第二天他是下午的班,當天也冇有安排什麼手術,一大早潘優鳴在家裡吃了早飯,便開車出門了。

從他住的市中心高檔小區到傅氏家族位於郊區的豪門大宅院,光是路上的車程也要一個半小時之久。

途中要經過好幾個地方。

其中執意就是南城最大的火車站。

車子行駛到火車站的時候,潘優鳴就是那麼巧的看到了潘家一家五口人,站在去往的火車站的那條路口上。

一家五口,每個人的臉上都是無比絕望的表情。

此時正直早晨上班時的堵車時間段。

潘優鳴的車子也正好正在路口。

坐在車裡稍微開一點點車窗縫,他甚至都能聽到潘家一家五口在談論一些什麼。

“大姐,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我們昨天連住酒店的錢都冇有了,老家那邊催債也催的厲害,我們就在火車站了,是回老家,還是去哪裡,你們三姐妹倒是坐個決定。”這是潘建亮的聲音。

一夜之間,他的聲音都蒼老了許多。

潘家大姐潘盼盼也失去了以往的飛揚跋扈,她哆嗦著發青的嘴唇說到:“爸,昨天夜裡我們冇有住酒店,就在這火車站這裡湊合了一晚上,我都要凍死了,我好像發燒了爸。”

“大姐,不是我說你,當初攛掇著來找小弟,把小弟趕儘殺絕,第一次出主意的可是你。”潘家二姐潘改改已經開始狗咬狗了。

緊接著潘家三姐潘優優也嘟囔著:“小時候就我跟小弟關係最好,我們年齡相仿,可是我們全家人都不待見他,都把他當外人,當賊一樣防著,我是家裡最小的,你們說什麼做什麼,我都冇有發言權,我隻能跟著你們做下去。

現在好了,小弟在南城根基那麼雄厚。

誰都冇想到,他竟然真的是南城傅氏家族的兒子,南城傅氏家族什麼樣的存在你們知道嗎?

傅氏集團是全國最強的企業!

國際上都非常出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笑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免費小說筆趣閣,沈湘傅少欽免費小說筆趣閣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免費小說筆趣閣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