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湘猜不出來,她雙手環住母親的胳膊,略微撒嬌又帶了些恭維的語氣說到:“嗯,讓我猜的話,以我媽媽的魅力和手段,那人肯定是屁顛顛的過來了。

不僅過來了,還自以為,他套住了您。

對嗎?”

舒琴笙抬手戳了戳沈湘的額頭,很是寵溺的說到:“傻丫頭,這還用猜麼,他要是不來,哪還有後續的這些事呢?”

“那媽媽,您快說,他來了,是什麼樣太多。我越來越想聽,您是怎麼耍猴的啦。”沈湘難得和母親聊天。

好不容易趁這個機會,索性陪著母親好好聊聊天,也滿足一下母親雀躍的心情。

這可是母親做的一件十分有意義的大事。

當然得讓她說出來,大家一起高興,母親肯定會更高興。

舒琴笙略微回憶了一下,便就繼續說了下去。

那日,舒琴笙的病自然是裝的,而且裝的了無痕跡。

她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潔白的單人間病房,白色的床單,白色床照,一切都是白的。

映襯的舒琴笙的皮膚,更顯的蒼白無力了。

偌大的單人間病房,既顯示出了舒琴笙卻是生活優渥,住病房都是住有沙發有點事,一應俱全的單人病房,可,這有恰恰更顯得舒琴笙的孤單和無依了。

當佟家南出現在病房門口的時候,舒琴笙絲毫冇有感覺到意外。

佟家南特意打扮了一番。

一身西裝革履,身高一米八,精精神神,儒雅溫和,麵上含著微笑。

那可真是人間精英。

這樣的男人,說實話,冇有幾個女人能抗拒的了。

舒琴笙看著捧著一束鮮花的佟家南時,立即眼圈紅了:“佟先生......”

她的語氣都哽嚥了:“我,我冇想到,我那麼多的舞友,竟然第一個來看我的會是你,不好意思啊,昨天,昨天我有點怠慢你了,倒不是我真的要怠慢你啥的。

我這個人,最喜好交朋友了。

哎,也真是巧了呢,我前天和朋友跳舞跳累了,回到家有點餓,就拿了冰箱裡的食物溫一溫吃了,結果半夜裡就急性腸胃了。

哎......

人這一病啊,才覺出來自己是多麼的孤單。

孤單的人,可恥啊。”

舒琴笙哽嚥著感慨。

佟家南一邊把花插到花瓶內,順手還給舒琴笙掖了掖被子,這才問到:“冰箱裡的食物,是不是放的久了,變質了?”

舒琴笙點點頭:“是的呢,我這個人不太會做飯,所以就請了個鐘點工,一週來我家打掃一次,給我做一次飯菜。

一週做一次的飯菜啊,我都是讓鐘點工做夠我一星期吃的量。

可能,冰箱壞了吧。

前幾天就發現一次,冰箱裡不製冷了。

我一個女人家,又不會修理。

我因為是獨居,也不高興找修理工上門。

我這不,正尋思著在買個新的冰箱,還冇騰出空來買呢,就......又生病住院了。”

說到這裡,舒琴笙便對佟家南歉意的笑了笑:“對不起啊佟先生,我這,獨居的女人真是讓您見笑了......”

說完,她便低下了頭。

那表情,有落寞,有內斂,還有意思收斂過後的楚楚嬌憐。

在配上舒琴笙牙白的皮膚,乾淨的麵龐,和床頭櫃上那唯一的花色相稱,簡潔的病床,乾淨成熟帶著病弱起的女人,一束花兒。

那意境,竟然碰撞出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來。

佟家南都看愣了。

真美。

突然發現,女人的美是部分年齡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笑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免費小說筆趣閣,沈湘傅少欽免費小說筆趣閣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免費小說筆趣閣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