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孩:“你......你什麼意思?”

嚴寬無比冷靜的說到:“先帶你離開這個地方,去報警!他們這樣本身就觸犯了法律!”

女孩搖搖頭,淒慘一笑:“為什麼要救我?你一個外鄉人,你不知道......你趕緊走吧。”

看到女兒都已經被人侮辱成這樣了,卻還一心的想著讓他逃命,嚴寬的心裡就有一種很暖的感覺。

說實話這女孩長相和妹妹一點都不像。

聲音,現在仔細聽來,和妹妹嚴顏的聲音也不像。

唯一相似的地方,便是名字。

這個女孩也叫嚴顏。

“你和妹妹的名字一樣。這是緣分吧,既然被我看到了你被人欺負,我就不能坐視不管。先不說你們之間誰對誰錯,他們這樣當街打你,還讓你下跪,就是他們的錯。”嚴寬義正言辭的說到。

女孩:“......”

她遲疑著,不走。

“你還有什麼可留戀?”嚴寬不解了。

他心裡甚至都很想說,這雖然是山區,但現在網絡這麼發達,你不至於還陳舊到連點法都不懂吧?

讓你跪你就跪,讓你磕頭你就磕頭?

怎麼這麼土?

但嚴寬什麼都冇說。

正當他另想辦法打算把女孩帶走的時候,他的和女孩的身邊已經圍滿了人。

“野男人!弄了半天你就是來幫助這個冇良心的東西的!”

“你想去報警,你報啊!你報警了我看警察幫你不幫你!一個臉自己親媽都忤逆的人,她該去坐牢!我們作為她媽媽的孃家人,替她媽媽教訓她,有什麼錯!”

“你起開!野男人你是不是想一起捱打!”

嚴寬一把將女孩扯到自己身後,他鎮定的看著這群村民。

說實話,以他的伸手,他隻身一人對付這些村民不在話下。

但是,他也是外出來找妹妹的,不到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嚴寬不想把事情鬨大。

更何況,他現在是傅氏集團的理事,他的一舉一動都會給傅氏集團帶來不小的影響和波動。四爺對他那麼器重,對他那般的好,他不能辜負四爺。

所以這個時候,縱然他能親自解決了這幫村民,他也不會輕易出手。

但,嚴寬也不怕他們。

他想,大不了他拉著這個女孩跑。總能脫身的。

“我告訴你們!你們不要以為這裡山高皇帝遠,山村裡麵,現在資訊這麼發達,人手一部手機,隻要你們打了人,就算跑到原始森林裡,也能找到你們!

我聽出來了,你們是親戚對吧?

表姊妹?

表兄妹?

彆說表姊妹了,就算是親爹媽,都不能這樣打自己的孩子!

你們這樣光天化日之下打人,都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更何況......”

嚴寬看了看在場的人,剛纔要打身後女孩的兄妹來,倒是被嚴寬說的,不敢動彈了。

嚴寬又看著那個站在人群中一臉五味雜陳表情的中老年婦女:“阿姨,捱打的是您的女兒吧?”

中老年婦女:“......”

這一刻,她的表情很複雜。

看不出來她是憤怒,還是什麼?總之,臉色不好看。

“您覺得在這個世上,還有比您女兒跟你最親的人嗎?你找人這麼打您的女兒,萬一打出個好歹來,你就不心疼?”嚴寬心裡想著,自己也是有妹妹的人。

妹妹的失蹤,導致叔叔嬸嬸幾乎是大病不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笑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免費小說筆趣閣,沈湘傅少欽免費小說筆趣閣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免費小說筆趣閣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