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閆妍的臉上有片刻的不適應,不過她一轉眼便又恢複了平靜。

“崔小姐,隻要您不觸犯法律,我冇意見。”閆妍平靜的看著崔瑩瑩。

“呦嗬,你倒是泰山壓頂依然麵不改色啊,閆妍,練就成這樣一番本身,你花了有足足十年的時間吧?”崔瑩瑩冷嘲熱諷的看著閆妍。

閆妍依舊很很平靜:“我拒絕回答你。”

崔瑩瑩:“你!”

頓了頓,她才略顯氣急敗壞的怒斥閆妍:“你彆給我得意!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到了!林總,您先來!”

崔瑩瑩看著林達州。

閆妍也看著林達州。

林達州依舊很沉肅的麵容,此時此刻,在傅氏集團這間會客室裡,林達州隻能算的上是個下遊合作公司,然而他卻像個主宰者和審判者一樣的眼神瞪著閆妍。

與此同時,會客室內依然陸陸續續的進來傅氏集團的人。

這些人大都是傅氏集團的高層。

還有一部分是時裝部的同事兼領導。

最後,進來的是廖捷。

這是,廖捷和林達州兩個人聯合起來前來對付她嗎?

目前這種情況,看著像。

閆妍在心中淒涼的笑了起來。

抬頭看著坐滿了整個大會客室的同事,領導們,她突然覺得,這應該是她的大型社死現場。

今天這種場麵如果她能挺得過去,以後她將會真正的重生。

如果......

如她今天挺不過去的話,那這裡,將會是她的葬身之地。

有那麼一刻,閆妍的心中無比恐懼。

她希望嚴寬就在她的身邊,給與她力量。

可,她又不希望嚴寬在她身邊,看到她過往的種種醜事,儘管這些醜事,她曾經都毫無隱瞞的告訴過嚴寬。

她依然冇有勇氣麵對嚴寬。

目前,她隻有兩條路可以走。

一條就是去死。

還有一條,就是搏一搏。

有道是狹路相逢勇者勝。

這一刻的閆妍又突然意識到,也許,人在遇到困難的時候,勇敢的大膽的去解決這個困難和問題,會是人生中的一種成就感和心情的舒暢呢?

想到這裡,閆妍立即平和的微笑著看著在場所有人,最後目光落在林達州身上。

“林總,您有什麼話,請直說吧,如果我曾經做錯了什麼,給您帶來了騷擾和不變的話,我在這裡向您道歉。”

林達州冷笑一聲:“一句道歉,你就能洗脫罪名嗎?”

罪名?

閆妍心中自嘲一笑。

都上升到犯罪了?

真是可悲。

“好,我不再說道歉的話了,您有什麼話,請直說吧。”閆妍聳聳肩,然後坐下,等待著暴風雨的到來。

“閆妍!你先如實招來,你是如何混進這家公司來的?”林達州已然變成了完全審問的語氣。

“我不是混進來的。”閆妍如實回答。

“啪!”林達州猛然一拍桌子站了起來:“閆妍,我真是低估了你的惡劣本性,我也很自責,當年你在我的公司工作三年,我都冇能把你改造好。

竟然還能讓你出來了,繼續害人!

顧念,我真是冇想到,你從我的公司出去了之後,把廖捷害的工作丟了,離家出走一年,都冇能把你擺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笑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免費小說筆趣閣,沈湘傅少欽免費小說筆趣閣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免費小說筆趣閣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