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很快,鹿巍又打消了這個念頭,“不可能,藺老頭瘋了!”

顧謹堯不緊不慢道:“降頭可以下,也可以解。藺老頭前年冬天瘋的,到現在一年半多了。冇聽藺家報喪事,那就是人還活著。年輕人中了那種降頭,都撐不到一兩年。藺老頭那麼大年紀了,還能撐到現在,八成他的降頭早就解了。我前些日子派人去東南亞找他,冇找到,說明他藏起來了。他那人最擅長背後搞事,且隱藏很深。這次是暗算你,下一步就是你太太和你女兒了。他能用三十幾年的時間,謀算顧家人,也能算計你們家。”

他說得煞有其事。

平時又是可靠之人,哪怕麵對麵,也難辨真假。

鹿巍信以為真,麵色瞬間大變,又怒又懼。

又聽顧謹堯說:“我和阿野的關係,比你想象得要好。你這次借刀殺人,傷了雲瑾,看在阿野的份上,我暫且饒了你。你借顧凜的刀傷雲瑾,又借我的刀,把顧凜送進去,一箭雙鵰,力圖為阿野掃清障礙,也是你這種人能做出來的事。但是,我奉勸你一句,適可而止,再繼續下去,你會雞飛蛋打。”

鹿巍不出聲。

心裡卻對顧謹堯暗暗生出戒備。

年紀輕輕,城府就這麼深,將他的盤算,琢磨得一清二楚。

假以時日,不容小覷。

鹿巍默默掛斷電話。

換了個手機,撥出去,鹿巍壓低聲音說:“幫我去東南亞找藺老頭,定金我馬上打給你,人帶回來後,付餘款。”

對方應道:“好的,我準備一下,明天帶手下人動身。”

鹿巍叮囑,“抓活的,一定抓活的。”

“我們辦事,你放心。”

打完電話,鹿巍給顧謹堯去了個資訊:我找人去東南亞了,等抓到藺老頭,交給你。所有事,一筆勾銷。

顧謹堯看完資訊,極淡勾唇,鹿巍這是在向他示好。

老狐狸也有被算計的時候。

雖然老狐狸歪門邪道太多,可是用好了,也是一枚利器。

貓有貓道,鼠有鼠道。

邪道的人,就得用邪道的人,來對付。

顧謹堯手指輕觸手機螢幕,給鹿巍回了個“好”。

他把電話撥給顧北弦,“禍水成功東引,引到藺老頭身上了。鹿巍暫時投誠,協助我們一起抓藺老頭。坐等好訊息。”

手機裡安靜如雪。

過了兩秒,顧北弦纔開口,“你小子,有兩把刷子,是哥小看你了。”

顧謹堯無聲一笑,“其實你一直很佩服我,隻不過礙於麵子,不想承認。”

顧北弦道:“看破不說破,還能做兄弟。”

顧謹堯笑意深濃,“也是,你是兄,光環給你。”

“出來,哥請你吃飯。”

顧謹堯問:“去哪?”

“今朝醉。”

顧謹堯默了默,“你帶蘇嫿嗎?如果帶,我就叫上雲瑾。”

“不帶,就咱哥倆。”

顧謹堯痛快道:“行,等著。”

半個小時後,顧謹堯來到今朝醉。

進了預約的包間。

一進門,顧謹堯冷不丁被一隻修長的手臂,環住肩膀。

是顧北弦。

顧北弦親昵地攬著他的肩頭,道:“小子,哥不知怎麼該寵你好了。今天想吃什麼,就點什麼,好酒好肉,管夠!”

顧謹堯覺得後背麻颼颼,瞥他一眼,“想感謝我,就直接說感謝,不要說寵,謝謝。”

“謝字多生分,還是說寵更像一家人,本來想說愛,怕你嚇跑了。”

顧謹堯要強忍住,才能不笑出來。

這麼肉麻,也不知蘇嫿平時怎麼受得了。

兩人落座,點菜,上菜。

把服務生支出去。

顧北弦親自給顧謹堯倒酒。

顧謹堯拿起酒杯道:“鹿巍這人不容小覷。這次明是針對我,實則借我的手,對付顧凜。如今顧凜進去了,等把藺老頭再送進去,下一步就該針對你了。”

顧北弦差點把手中酒杯捏碎,“這個老狐狸,不死不休!”

顧謹堯抿一口酒道:“彆怕,對我好點,我會保護你。”

這種話,男人對女人說很正常。

男人對男人說,就有點怪怪的。

顧北弦被麻到了,“我都把小逸風送給你當女婿了,還慫恿南音把女兒送給你當兒媳婦,還不夠好嗎?”

顧謹堯睨他一眼,“不愧是老顧的兒子,心眼比藕還多。不隻捆著我,連我兒子女兒都牢牢捆住。”

顧北弦揚了揚唇角,拿起酒杯叮地碰了一下他的酒杯,“可惜,逸風下一輩就不能聯姻了。”

“算盤打得挺長遠。”顧謹堯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嘴上嫌棄著,心裡卻是開心的。

小時候太過孤單,所以纔會牢牢抓著蘇嫿那束光,不肯鬆。

如今忽然多了這麼多兄弟妹妹,還多了老顧那樣一個便宜爹,和秦姝那樣通透的一個媽,以及比太陽還熱的雲瑾。

人生豁然開朗!

酒足飯飽後。

兩人上了顧北弦的車。

顧謹堯的車交給保鏢開。

司機發動車子,朝日月灣開去。

顧北弦拍拍顧謹堯的肩頭,遞給他一杯水。

心想,男人和男人就是不好表達感情,像他和蘇嫿表達起來,就方便得多,可以親親可以抱抱,激動了還可以舉高高。

對顧謹堯就隻能攬下肩頭,拍下肩膀,一起喝個酒。

不足以表達他對他的喜愛之情。

“嗡嗡嗡!”

手機忽然響了。

顧北弦掃一眼,是顧傲霆打來的。

接通後,顧傲霆道:“烏鎖鎖的孩子有人收養了。”

“誰?”

顧傲霆回:“不是外人,是蘇嫿的外公,也是烏鎖鎖的親外公。華老雖然選填房的水平不行,但是人品還是可靠的。烏鎖鎖的孩子,讓他撫養,合情合理也合法。希望那孩子能被華老帶好,我這邊私下出點撫養費和教育費。華老怕蘇嫿心有芥蒂,讓我問問你們。”

顧北弦不悅,“都決定了,還問什麼?何必要把蘇嫿推到道德至高點上。”

顧傲霆聲音低下來,“這也是冇有辦法的辦法。烏鎖鎖已經找好了下家,是個喪偶的中年富商,煤老闆出身,聽說正籌備著要結婚,不可能要回孩子。是華老主動找上我,說要撫養這個孩子。”

顧北弦冷笑,“速度倒是挺快。顧凜這邊還在二審,她就要結婚了。”

顧傲霆歎口氣,“這個社會就是這樣,誰心狼,誰過得自在。”

顧北弦掛斷電話,深呼吸一聲。

剛過冇多久,又接到華天壽的電話。看書喇

邀請他和蘇嫿,週末晚上去他家作客。

顧北弦應下來。

轉眼間,到了週末。

夜幕降臨,顧北弦和蘇嫿來到華府。

華天壽早早就在門口等候。

熱情地把兩人迎進家裡。

換過骨髓後,華天壽身體大不如從前,拄著個柺杖,走一段路就喘。

蘇嫿小心地攙扶著他。

三人穿過庭院裡的假山。n

忽然一道清脆的童聲傳過來,“媽媽!媽媽!”

緊接著一道小小的身影,一溜煙朝蘇嫿飛奔過來,一把抱住她的腿,“媽媽!”

是小顧胤。

小顧胤淚眼汪汪地瞅著蘇嫿,眼淚啪嗒啪嗒地往下掉,鼻尖紅紅的,臉上卻是笑著的。

笑著笑著,小顧胤笑不出來了,唇角耷拉下來。

“哇!”

他大哭出聲,“你不是我媽媽!我要媽媽!媽媽,媽媽!”

他拔腿就朝大門口跑去。

保姆急忙去追他。

華天壽扭頭看了一會兒,歎口氣,“作孽啊,作孽。”

保姆很快將小顧胤追回來,不停地哄他。

當晚,菜肴準備得十分豐盛。

華天壽心裡有愧,不停地招呼蘇嫿吃菜。

可是小顧胤一直哭,大家心思各異,這頓飯吃得如同嚼蠟。

草草吃完後,顧北弦和蘇嫿離開,前去顧府。

小逸風下午被顧傲霆接走了,讓他倆今晚去他家住。

車子在路上平穩行駛。

途徑濱江大道。

忽聽“砰”的一聲巨響!

前麵出車禍了。

兩車相撞。

顧北弦降下車窗,朝外看去。

隻看了一眼,他迅速收回目光。

蘇嫿察覺不對,問:“是認識的人?”

顧北弦閉眸淡嗯一聲。

“誰?”

顧北弦抿唇不語。

蘇嫿推開車門下車。

後車的保鏢也跟著下車,保護她。

蘇嫿朝前走去,看到一輛被撞得變形的豪車,另一輛是貨車。

豪車保險杠被撞斷,車門被撞開,玻璃碎得滿地都是。

後座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子,血肉模糊。

另一個是個女人。

女人身材纖細,衣著精緻,半截身體從車裡橫出來,滿臉是血,手臂扭曲,隱約可見血淋淋的骨頭,腿骨已經變形。

要仔細辨認,才能認出那是烏鎖鎖。

蘇嫿不寒而栗。

手忽然被人握住,耳邊傳來顧北弦的聲音,“我早就提醒過她,那孩子是保命符,棄養,她會死。”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笑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蘇嫿顧北弦免費閱讀無彈窗,蘇嫿顧北弦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蘇嫿顧北弦免費閱讀無彈窗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