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長林一聽自家女兒這番話,放下臉色變了變。

要說這封卿,母家本為相國,可後來被皇帝以謀逆之名抄了家,封卿也被早早封了靖元王,斷了奪嫡的念頭,此一生他大抵也就是一個散漫閒王了。

可葉非晚三年前偏生對這“閒王”一見傾心,鬨得全城皆知,待她及笄後,更是在他跟前更是一哭二鬨三上吊的求著婚書。葉長林最終不忍自家女兒絕食數日、日漸消瘦,捐糧獻銀,好容易求聖上賜婚,而今,自家女兒竟說“不喜歡那封卿”了。

“晚兒,這飯可以亂吃,話卻不能亂說啊,”葉長林瞧著懷中女兒,“你不是愛慘了那封卿?為著他,你可是絕了整三日食啊!”

“……”葉非晚一滯,確是這般,前世為了能嫁給封卿,她生生把自己餓瘦了一圈,終是爹心軟了,“可是爹,我如今……想通了嘛……”

“真的?”葉長林仍舊滿眼懷疑,以往她不是冇有過被封卿回絕,回家怒氣沖天說“再喜歡封卿便是豬狗”的時候,“你若是早兩日提及,爹也就不說什麼,可如今天子親賜婚約……”

葉非晚頭腦猛然清醒。

是了,皇上親自賜的婚,哪能說毀就毀?

“……不過你若是當真想通了……”葉長林還在嘀咕著。

“爹!”葉非晚打斷了他,勉強一笑,“我……隻是開玩笑罷了。”抗旨不尊,乃是大罪,前世爹為她受了苦,今生再不該這般了。

“嗯?”

“真的隻是開玩笑,”葉非晚重重點頭,“我不過說的氣話,你想,我那般愛他,好容易能與他結親,哪能輕易放棄!”

許是想到她以往為封卿做的那些大膽潑辣之事,葉長林不疑有他。葉家商號遍佈全國,自有不少事要忙,又交代了葉非晚一句,他方纔匆匆離去。

反倒是一旁始終冇作聲的葉羨漁,目送著葉長林離開後,語出驚人:“你和封卿,到底發生何事?”

葉非晚心口一顫:“我與他能發生甚麼事?”

“以往提到他,你不是含羞帶怯便是咬牙切齒,而今……”葉羨漁繞著自家小妹轉了一遭,“……怎的平添怨恨?”

葉非晚登時如被踩了尾巴的貓一般後退幾步:“甚麼……甚麼怨恨?大哥你隻會胡說。”

“既是胡說,你激動作甚?”葉羨漁故作風雅的揮了揮摺扇,若是京城姑娘瞧見怕是托付一片芳心,奈何葉非晚隻有翻白眼的衝動。

“我不恨他。”此話,葉非晚說的極為認真。

她的確不恨封卿,前世,他待她其實並不算差,給了她王妃所需的一切,甚至還要好上幾分,他隻是不愛她罷了,試問不愛一人,又算甚麼錯呢?

葉羨漁又朝她望了一眼,察覺到她所說確是實話,這才收回目光:“如此甚好,”說完,一攏摺扇,“倒是你大哥我多事了。”

說完,袍服一動,人也風流轉身。

“大哥……”葉非晚喚住他,“你……還是收收心思、多看看身邊人吧,免得……吃苦……”

前世,大哥風流,日日萬花叢中過,而大嫂,正是大哥的貼身丫鬟。等到大哥終於認清心思了,大嫂也早已心灰意冷、準備另嫁他人了,大哥頹然了好久,若非被貶謫江南,大嫂駕馬跟上,怕是二人便永彆了。

“小丫頭,倒是教訓起你大哥了!”葉羨漁不甚在意冷哼一聲,剛走到門口,看了眼跟在身邊的貼身丫頭,倜儻一笑,“玄素丫頭,今兒個陪爺去淩雲閣坐坐……”

那名喚玄素的丫鬟隻神色平靜應下,轉身之時朝著葉非晚處望了一眼,小姐方纔那句“多看看身邊人”,不知為何,讓她覺得意有所指。

葉非晚對她笑著點點頭,在心底輕喚一聲“大嫂”。

人終於都散了。

葉非晚重重吐出一口氣:“芍藥,芍藥……”她揚聲喚著。

“小姐?”兩個丫鬟同時出現在門口處。

葉非晚看也冇看杜鵑:“芍藥一人來伺候著就行。”

一席話,說的杜鵑臉色青白不接,好一會兒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福了福身子退下。

“小姐,您有何吩咐?”芍藥小心翼翼上前。

“無需這般小心,”葉非晚上前,輕輕覆上她的手背,“你放心,芍藥,你的好,我記在心裡頭呢。”

芍藥一聽,眼圈都跟著熱了:“小姐奴婢嘴笨,小姐心思玲瓏,今後小姐有什麼事,奴婢便是豁出命去都給辦成……”

“我哪有這般好,”葉非晚頓了頓,“命是你自個兒的,現在我隻想好生沐浴一番……”

“奴婢這就去給您備水。”

浴桶溫水備齊,不過一盞茶功夫,葉非晚徐徐褪去外裳,隻一側頭,便望見脖頸下、肩膀處還帶著昨夜的歡愛痕跡。

“小姐……”芍藥呆呆望著坐在浴桶中的小姐,以及她背上的印記。她雖懂得不多,可也知……自己是印不上這些痕跡的。

“此事,不要同任何人提及,”對芍藥,葉非晚不免多了幾分前世的依賴,她緩緩躺在浴桶邊上,“我隻當……從未發生過。”

“……是。”

葉非晚閉上雙眸,腦子裡卻不斷轉著,這場禦賜之婚,葉家不能抗旨,她也不會置葉家於危險之中,可若是……

她猛地睜眼,若是封卿主動退了,便萬事大吉了!反正如今封卿隻是不入聖眼的“閒王”,反正他也不願娶她!

想通這一點,葉非晚壓下心底角落中那小的足以忽視的失落,徐徐笑開。

此刻,靖元王府內。

方纔還在葉家的葉羨漁,一襲綢子袍服,正坐在書房的長椅上,望著對麵的白袍男子:“你和非晚究竟說了什麼?”

封卿微微蹙眉,不知為何竟想到昨夜那女人的主動,喉結微動:“什麼說了什麼?”結親前歡愛,諒那女人如何潑辣,怕是也不敢將此事公之於眾。

“她怎的會突然說不喜歡你了?”葉羨漁原話道出。

封卿眸光一聚,良久諷笑一聲:“她第一次這般說?”光他親耳聽見的,都不下五次了,可每次說完,不出三日便再次糾纏上他。

葉羨漁被他話一堵,也是無奈搖首,從袖中拿出請柬:“明日,同幾家世子相約,你也前來吧。”

封卿望了一眼請柬:“又是她的主意?”

“這可冤枉,”葉羨漁連連擺手,“非晚可全然不知情,皆是我邀的。屆時,李家小將軍、兵部尚書之子皆會前來,怎的,來不來?”

倒都是熟人。

封卿頷首:“自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笑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王妃被新帝霸寵葉仟染封煜,王妃被新帝霸寵葉仟染封煜最新章節,王妃被新帝霸寵葉仟染封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