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非晚聽著封卿這番話,心中自是氣憤的,他總以最卑劣之心思來想她。

可終究又發作不得!

他雖隻是“閒王”,卻也身居王位,是皇族貴胄,而葉家雖是首富,卻也隻是商賈之家。更何況,眼下她有更重要之事。

“芍藥,”葉非晚飛快轉身,腳步快了些。

“小姐?”芍藥匆忙跟上。

“芍藥,你可知這京城,哪家大夫醫術最為精湛?”得虧方纔南熙的存在提點了她,她前世無孕,是因著隔日封卿便給她送來了避子湯。

可今日封卿冇送來,她卻也不能讓自己有孕在身。那一夜,她隻當做一夜風流,大不了此生再不嫁人便是了!

“咱葉家的大夫醫術便是極好的啊,雖比不得禦醫,卻也赫赫有名……”芍藥困惑,這葉家名下的醫館便有數十間。

“不用葉家的,”葉非晚匆忙回絕,待察覺到自己的反常,方纔扭頭對芍藥討好笑了笑,“你就幫我打聽一下,陪我走一遭吧,好芍藥。”

芍藥雖不知自家小姐所為何事,可瞧見她這般嬌憨,心底不覺一軟:“城西有家養安堂,聽人說裡麵的大夫宅心仁厚又醫術精湛……”

“就這裡了!”葉非晚拍板,帶著芍藥二人朝府外走去。

京城街景,她已有太久冇看到了,處處熙熙攘攘,人聲鼎沸,街邊小販叫賣之聲,還有那鋪子鱗次櫛比,比那王府的冷院,有人氣兒多了。

她隻瞧著,便覺得眼眶微熱。

“小姐,便是那處了……”芍藥指著不遠處,上方牌匾“養安堂”三字方方正正。

眼下正是午後,那養安堂內空無一人,讓芍藥在門口守著,葉非晚隻身走進裡間。

“姑娘可是身有不適?”不多時,走出一個老先生,倒是仙風道骨的模樣。

“大夫,我來號脈,並想詢一句……”說到此處,葉非晚微微垂眸,她到底是女子,說出此言心底終有羞赧,“……不知多久,能號出孕脈?”

老先生一聽也是詫異,他瞧著這姑娘髮髻還是少女模樣,哪裡像是人婦?可終究未曾多問:“孕脈須得一月有餘方能號出,姑娘是要手診還是絲診?”

“手診便是了。”葉非晚將右手腕伸上前,纖細手腕似盈盈一握便能環住。

大夫拿了一塊白色綢緞蓋在她手腕處,而後才覆手上去細細號著:“姑娘身子骨偏虛,體內偏寒,除此之外倒無其他病症,姑娘當好生調理……”

“大夫,我想求副避子湯。”葉非晚低著頭,見大夫言語停頓,這才輕聲道著。

此一言處,老先生倒是受了驚嚇:“姑娘方纔說甚麼?”

“我想求副避子湯。”葉非晚輕咬嘴唇,又補充道,“此事還望先生不要告訴旁人。”

“這……避子墮子,乃違背天倫之事……”

“可若是不為人所愛的胎兒誕下,一生孤苦,天倫可願見此番光景?”葉非晚反駁。

老先生被她言論驚到,緩了一會兒方纔轉身徐徐走入內間,約莫半柱香時間,拿了褐色紙包出來。

“將這藥煎熬成湯,一日一次,服五日便可。避子藥對身子傷害極大,我這挑的都是些傷害小的藥物,需要的時日長些,這段時日,姑娘切莫碰冰飲涼,更忌諱氣大性暴,當多走動,以促藥物活泛……”

餘下的話,無非是些忌諱之事罷了。

“多謝大夫。”葉非晚給了銀錢,提了藥包,和芍藥一同匆匆離開。

而在其離開的瞬間,一旁高風緩緩自窄巷走出,他今日本出城替王爺辦些事,哪想回來途中竟碰上了葉姑娘。

他們做手下的,雖不喜葉姑娘對王爺逼婚,可對葉姑娘卻還是生有好感,不為彆的,隻因葉姑娘對王爺周邊之人極為大度。

如今,葉姑娘竟放著葉家聞名江湖的大夫不去,來到這城西養安堂,思及此,高風飛身閃入醫堂內。

……

夜,靖元王府,書房中。

幾盞燭火微微搖曳。高風靜靜垂首站在書案前,書案後,正是那一襲白色袍服的封卿。

“王爺,鎮南王處來了訊息,隻說看京城局勢行事,不參與朝堂政事。”

封卿拿著手中書信,勾唇一笑:“不愧是老狐狸,誰贏,他幫誰。”

“那王爺……”

“父皇如今正四處派人尋不死藥呢,手底下幾個皇子鬥的不可開交他怕是也無暇理會,更遑論我這早就趕出皇宮的王爺?”封卿冷笑,母後家族功高震主,父皇便抄了母後的家,還有……她,這一筆筆賬,他可都記得清清楚楚呢。

“……”高風靜默,本欲退出,卻又想到什麼,“王爺,今日,我在城西養安堂碰見葉姑娘了。”

葉非晚?

封卿皺眉,莫名想到白日她對他不耐煩的那番話,以及……南墨推她盪鞦韆的模樣,巧笑嫣兮。她從未在他跟前這般過,在他眼前,隻有小心翼翼的陪笑與討好。

“她有甚麼可說的?”想到此,封卿臉色一冷,語罷,便欲揮手令其退下,可下瞬,他似是想到什麼,“你剛剛說……養安堂?”這是醫館!

“是!”

“可曾去問那養安堂的人,葉非晚去那兒,是做什麼?”封卿最討厭被人要挾,可這個葉非晚,一而再再而三的破了他的底線。

大晉首富,雖能助他不少,可不知為何,瞧見那女人毫無雜質的眸,他便心中煩躁厭惡,隻想將那雙眸攪亂!

“我進去問了養安堂的夥計,”高風說到此處,腦門莫名冒了一層冷汗,“那夥計說,葉姑娘前去,是去問身孕一事的,我再細問,那夥計也不知了……”

身孕!

封卿雙眸陡然凜起,放在書案上的手也緊攥成拳。

距離那夜不過兩日,她便這般迫不及待檢查身孕,莫不是……存了以胎兒要挾他之心?想到此,他心底不覺冷笑。

白日裡,她說什麼“他退親,她定然應”這番話,果然隻是謊言罷了,不過是她耍的另一手段而已!

那個女人,欲擒故縱的手段,耍的倒是越發精湛了!

看來……要去探探口風纔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笑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王妃被新帝霸寵葉仟染封煜,王妃被新帝霸寵葉仟染封煜最新章節,王妃被新帝霸寵葉仟染封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