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浩朱允熥 第41章 檄文(1)

小說:張浩朱允熥 作者:免費閱讀 更新時間:2023-01-18 21:41:58 源網站:shuquso

-

乾清宮暖閣中,朱高熾戰戰兢兢的站在朱允熥麵前。

朱允熥從老爺子處返回,見朱高熾還等在這裡,也有些驚訝,“你怎麼還在?”

“你冇讓我走,我他媽敢嗎?”朱高熾心中暗道一句,躬身請罪道,“皇上,我家小二?”

“他乾的事確實不怎麼好聽!我大明畢竟堂堂天朝,不是強盜。不打無義之戰,不輕易問罪於番邦。恩德遠播,不殺無辜之民。三座城池全部焚燬,俘虜的人口”說著,朱允熥歎口氣,“朕看來,有些泯滅人性了!”

撲通,朱高熾挨著羅漢床跪下,“皇上,小二性子執拗,定然是藍帥之死讓他心中悲愴”

其實這事,朱允熥根本就冇放心裡。

朱高熾也知道皇帝冇放在心裡,他倆都清楚,什麼不打無義之戰不殺無辜之人,扯淡呢。

不殺人這大明朝哪來的?莫說番邦小國異族之人,當初那些開**頭們在中原殺的人還少嗎?

其中殺的最厲害的就是皇帝的親姥爺常遇春,老爺子都要寫信給他,你他媽少殺點,你把人都殺了誰種地?

但他為何要表現出這麼低的姿態來?

因為沐春的軍報中有句話,高陽郡王朱高煦聯絡藍玉舊部五千餘人不聽號令,擅自進攻緬人城邦。

這是要造反啊!這是要掉腦袋的大罪啊!

甚至此刻,他心裡惶恐的同時也滿是問號,“就我家那土狗一樣的老二,有那個能耐,能輕易聯絡藍玉的舊部?能在大軍中拉出五千人來?誰他媽聽他的呀!”

其實這事暗有隱情,沐春已對朱允熥秘摺奏明。

那五千人中隻有數百是藍玉的舊部,人是沐春點頭給的,但殺人屠城的事兒,是朱高煦下令乾的。把罪名推給朱高煦,不過是順水推舟,卻也彆有深意。

深意就是朱允熥曾暗中授意沐春,讓朱高煦去打。

如此一來,朱高煦既有功又有過,給了日後朱允熥挪他封地的口實。按照老爺子定下的家法,燕王朱棣之子,將來分封的地方,也必在燕藩一係附近,重鎮涿州。

如今大明藩王之中,燕王朱棣最為年長,其餘秦晉兩藩,巴不得皇帝把他們的兄弟都給分走,彆在他們眼前晃盪,且周藩已名存實亡。

所以未來分封諸王於外藩,從燕王朱棣的兒子們開始下手,最有說服力。

至於朱棣高不高興,那就是他的事了。

反正在朱允熥的心裡,朱高煦那等野性之人,不弄到外頭禍害彆人去,早晚要在家裡闖禍。

“你起來吧!”朱允熥抬頭,讓朱高熾站起了身,“藍帥驟然戰死,朕現在心裡還冇想好如何處置你家老二。你也不必太惶恐,朕不是那種刻薄寡恩之君,不會亂加罪名!”

“你丫要是不刻薄,我他媽就是菩薩!”

朱高熾心中腹誹,站起身之時卻千恩萬謝。

這時,王八恥進來,低聲道,“皇上,保國公之子藍春到了在外頭候著,另外還有”

“還有誰?”朱允熥皺眉道。

“景川侯曹震,東莞伯何榮,舳艫侯朱壽等人,也都在外頭”

“叫進吧!”朱允熥說道。

朱高熾眼珠晃晃,開口道,“臣先告退!”

“嗯,回去好好歇歇,過幾日朕還有話問你!”

~~

“皇上!”

藍春等人剛進乾清宮暖閣,就開始大哭行禮。

尤其是曹震等一種老殺才,涕淚交加。他們都是和藍玉並肩作戰多年的老兄弟,此時痛哭也是發自肺腑,真情流露。

“給他們看座!”朱允熥也心有淒然,繼而看向藍春,“你先莫哭,朕叫你來是要和你說一下你父親的身後事!”

藍春性格敦厚,和藍玉完全不同,哽咽道,“臣全憑萬歲爺做主!”說著,落淚道,“聞聽父親死訊,臣已是六神無主了!”

“你父親死於國事,朕必不能怠慢。”朱允熥開口道,“況且你父乃是朕的血親,身後事自然要享儘哀榮。”說著,歎口氣,“沐春的奏摺上說,你父親的身子已放入棺槨之中準備送往京師,屆時一道來京的還有雲南土司匪首刀孟乾,以及緬人俘虜上萬人。”

“你父親必然是國葬,他生前的願望是葬在家鄉。朕將從緬人俘虜中挑選精壯之人,回淮西為你父親修築墓室,你看如何?”

“皇上天恩!”藍春哽咽道,“隻是臣父生前有言,死後無需厚葬,墓室更無需宏達。陪葬之物,隻要生前所用鎧甲兵刃之物,還有故太子所賜寶劍就好!”

哎!

朱允熥心中長歎,藍玉呀藍玉,到人生最後時刻活明白了。

“既如此,朕依你!”朱允熥淡淡的說了一句,轉頭看向曹震等人,“你們來見朕何事?是怕朕慢待了藍玉的身後事嗎?”

“臣等不敢!”曹震等人齊聲開口。

隨後曹震站起身,行禮道,“臣請皇上給老臣個恩典!”說著,眼神有些駭人,“讓老臣去雲南帶兵!”

“皇上,藍二哥不能白死。”舳艫侯朱壽開口道,“讓臣等帶兵去雲南,屠儘緬人為他報仇!”

“番邦小醜不殺不足以告慰大明英烈在天之靈!”東莞伯何榮也開口道,“使我大將喪身?臣等必將緬人之城化為白地。”

這些老殺纔去了,再加上朱高煦那個小殺才,何止白地那麼簡單,怕是要變成無人之地。

“此事朕心中已有計較,爾等無需多言!”朱允熥歎口氣,“知道你們和藍玉是大半輩子的交情,好生在京師待著,等藍玉棺槨運回京師,你們也能再看一眼。”

他話音落下,曹震等人已是泣不成聲。

就這時,王八恥又進來,低聲道,“皇上,曹國公李景隆,還有禮部侍郎夏原吉來了,請見!”

“傳!”朱允熥開口道。

不多時,眼睛紅腫的李景隆還有夏原吉一前一後的進來。原禮部尚書鄭沂已經上書請辭官回鄉,夏原吉暫時署理禮部。

“臣,叩見皇上!”李景隆進殿,行禮之時已是言語發顫,帶著幾分哭音。

“皇上恕臣失態之罪,驟聽聞藍帥戰死於雲南,臣”李景隆繼續說道,“臣,五內俱焚,悲不自勝。我大明痛失名帥,臣也失去一至親前輩。”

說著,李景隆抬頭道,“臣知皇上待藍帥如骨肉至親,請皇上保重龍體,萬萬不可悲痛傷身!”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笑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張浩朱允熥,張浩朱允熥最新章節,張浩朱允熥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