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浩朱允熥 第42章 檄文(2)

小說:張浩朱允熥 作者:免費閱讀 更新時間:2022-11-30 16:55:54 源網站:shuquso

-

“臣父在時和藍帥私交甚篤,當年臣年少時,也幸蒙藍帥指點兵法騎術。而後,故太子在時,臣與藍帥,同為東宮屬臣!”

李景隆也是帶著幾分真情流露,“冇成想,如今竟然陰陽相隔”

“藍玉慷慨戰死,求的是一生圓滿不愧丈夫之名!”朱允熥開口,看著眾人,“活著的人,當取其忠義。一味啼哭,不免落了下乘。若他在天有靈,見到諸位如此,怕是要罵人的!”

說著,他看向李景隆,“藍玉的棺槨正在運送途中,他的治喪你來辦理。”

“臣定然辦的妥當!”李景隆開口道。

朱允熥又看向夏原吉,“夏愛卿何事?”

夏原吉身處一群武人之中,頗有些不自在,趕緊說道,“皇上,雲南土司既平,匪首俘虜等人又要送來京師午門獻俘。此戰是皇上登基以來,西南用兵的首勝,而且臣聽聞還殲滅了緬人賊兵。所以,明發天下的聖旨”

是的,打了勝仗皇帝要頒佈聖旨傳告天下。一來是顯示大明帝國的赫赫武功,二來是給周圍番邦一個震懾。

“值班房中今日誰當值?”朱允熥開口問道。

王八恥從外邊進來,“回皇上,是東宮大學士解縉,還有通政司辛彥德。”

“叫他們進來,朕有旨意!”朱允熥開口道。

稍候片刻,解縉和辛彥德從外邊進來。

“解縉的字好,你來執筆。”朱允熥開口道,“辛彥德幫朕查缺補漏!”

“臣等遵旨!”

朱允熥站起身,走到窗邊,乾清宮的廣場上,數位標槍一般的甲士在風中樹立。風吹過,他們高高的頭盔上,紅纓飛舞。

“朕纘承洪緒,統理兆人,海澨山陬,皆我赤子,苟非元惡,普欲包荒。”

“自古帝王禦臨天下,皆中國居內以製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國。然中國德之大也,不以刀鋒利之而用之於兵,悉心教化使四野之夷亦能感受禮教。”

“誠如皇祖之言,色目夷狄胡人等,雖非華夏族類。但同生於天地之間,有能知禮儀願為臣民者,與中國之人撫養無異!”

“然大明西南屬者西蠻小醜土司刀孟乾等,本大明臣屬,罔顧天朝之恩,窺我大明之土,猥以下隸,敢發難端。使得百姓離散,馳章告急。邊境烽火,鳴鏑交加。”

“更勾連緬國之人,圖謀大明疆土殘害中國子民,喪心病狂人神共憤,豈容於天地之間。”

“緬國蠻荒之地,不通教化不思懷恩,臨大國而不知禮。國朝勘定之初,懷柔德沐不以刀兵加之以示天朝之德也。然其小國以大國之禮為無物,擅自出兵邊疆挑釁天朝。更狼子野心,私下吞併暹羅老撾等地,妄圖壯大,成天朝之患。朕若不誅之,豈非我中國無人耶?”

“雲南一戰,朕洞知狡狀,獨斷於心。乃發郡國羽林之材,無吝金錢勇爵之賞,必儘弁服。”

“仰賴天地鴻庥,宗社陰騭,神降之罰,賊殞其魁。王師長驅直入,正奇互用,諸軍上下一心!”

“邊臣指揮得當,軍旅效命。掃蕩城宅,焚其巢穴,同惡就殲,群酋宵遁。”

“熊羆振旅,漢家之德威播聞,除所獲首功”

說著,朱允熥了頓了頓,目光在環顧群臣,繼續開口道,“其餘人口皆封為京觀,震懾鼠輩。更有賊首要送往京師午門,在中國之都明正典刑!傳首天下,永垂凶逆之鑒戒,大泄神人之憤心!”

“我國家仁恩浩蕩,恭順者無困不援;義武奮揚,跳梁者,雖強必戮。茲用佈告天下,昭示四夷,明予非得已之心,識予不敢赦之意。毋越厥誌而乾顯罰,各守分義以享太平!”

說到此處,朱允熥眯著眼睛,手指敲打桌麵,“此役,有我大明良帥藍玉慷慨戰死。嗚呼,朕嘗聞武人死於疆場如葉落歸根。藍玉戰功赫赫,曠古奇功。特追封,藍玉為平夷郡王,配享太廟承大明萬年香火!”

話音落下,諸臣目瞪口呆。

藍春已是轟然跪倒,大哭道,“皇上啊!臣代家父謝過天恩!”

而文臣們更是驚訝之後麵麵相覷,不是宣告天下的詔書嗎?怎麼給大明多出來一個郡王?

以藍玉之功,當不得這個郡王嗎?

朱允熥心中早有答案,他當得。

“這個爵位是追封的,等你父親喪事過後,你承襲保國公的爵位!”朱允熥看著藍春說道,“汝不類父,雖不勇武但敦厚誠實,朕日後自有用你之地!”

聞言,李景隆飛快的看了一眼藍春。

“皇上喜歡用老實人,藍春是藍玉之子,日後飛黃騰達指日可待呀!”

“郡王什麼的人都死了不過是虛名,可國公的爵位卻是實打實。而且以藍家在軍中的威望”

這時,停筆的解縉猶豫著開口道,“皇上文章錦繡磅礴,但有一處臣認為有些不妥。”說著,頓了頓,“首級封為京觀”

“太激烈殘暴了些?”朱允熥冷笑。

“臣不敢!”解縉低頭。

“朕就是要激烈一些,一直以來外人都以我大明親厚可親。”朱允熥正色道,“是以緬甸小邦都敢擅動刀兵,朕就是要給天下所有藩國都看看,這就是對抗天朝的下場!讓他們回家都摸摸自己的腦袋,對天朝彆有用心,劃不劃得來!”

“正是這個話!”景川侯曹震大聲道,“臣看了軍報,沐春那邊還是太懷柔了些,才幾千人的腦袋築造京觀,若是臣去了,無論男女老幼”

“景川侯怕是冇看全!”辛彥德忽然開口道,“高陽郡王率五千兵,已攻入緬國,焚燬城池三座,俘虜人口悉數坑殺!”

“咋?”曹震眼睛一橫,“他有啥錯?”說著,嘟囔道,“就你們這些書生,整日說殺人太多,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幾十萬人都殺過,這點算個球!”

“你”辛彥德怒目而視,隨後對朱允熥行禮道,“皇上,臣有問!”

“說!”

辛彥德正色繼續道,“臣看皇上剛纔說的聖旨之意,雲南平亂之戰已結,但對緬之戰”說著,就直直的看著朱允熥,“皇上欲平緬地乎?”

這片聖旨與其是說是明發天下的聖旨,倒不如說是對討伐緬地的檄文。言辭不但激烈而且滿是肅殺之氣,端的是滅國詔書。

“此事容後再議!”朱允熥擺擺手,“聖旨就照朕所說的明發天下,李景隆!”

“臣在!”

“你是理藩院尚書,你會同禮部,組織京中各藩國使節,在午門獻俘那一日觀禮。”

“遵旨!”李景隆忙大聲道。

同時心裡暗想,“這就官複原職了?嗯,應當是!”

下一秒,他再度開口,“皇上,臣進宮時路過鄭國公府”說著,頓了頓,“常家已滿府帶孝,門前掛著白布”

“鄭國公懷遠侯二人暫且不必閉門思過,先出來幫忙藍玉的後事!”朱允熥說道。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笑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張浩朱允熥,張浩朱允熥最新章節,張浩朱允熥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